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最毒妇人心
    院子中一个男子粗鲁的吆喝声把朱允炆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房外,听着男子的话应该是那陈翠莲的丈夫,不一会只见一个身穿粗布衣服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进屋之后看到朱允炆这一帮人显得十分的疑惑,看了看朱允炆然后道:“谁让你们进我们家的?你们是什么人。”

     男子说话的声音很粗,似乎他并不欢迎这帮不速之客,朱允炆不说话只管着喝茶,程济忙站起身来笑着对男子说道:“在下应该就是陈翠莲的当家的吧,我们是受到陈翠莲的邀请来这里的。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男子点了点头,脸上漏出意思狐疑,暗自说道:“这小娘们,趁着老子不在家还敢往家里领男人,一领还领好几个。”

     程济看着男子疑神疑鬼的样子忙又说道:“兄台,怎么了?”

     男子抬头忙道:“嗷嗷,没事没事,那陈翠莲去哪里了?怎么不在家里?”

     程济道:“陈夫人去买酒肉了。”

     男子一瞪眼大声的说道:“什么,这臭娘们,还有钱买酒肉?老子赌钱都没有钱,还敢私藏银子,看我回来不打断她的腿。”

     众人一听男子说话粗鲁就不再说话,像这样不讲理的粗鲁之人,敬而远之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男子看了看朱允炆道:“这位兄台,看样子你是这伙人的头吧,你在我家里又是喝茶,又是吃酒吃肉,怎么,你是不是想把我家变成你的旅馆了?”

     朱允炆抬头看了男子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确实有此意。”

     “什么,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告诉你,天下没免费的饭菜,想在这里吃饭先把银子拿出来,不然休怪我金彪对你们不客气。”男子撸起来袖子,一脸蛮不讲理的样子对朱允炆说道,朱允炆一听才知道这个男子名字叫金彪啊。

     郑洽走上前来怒喝道:“大胆,你这粗人,我等何时用你家酒肉了?再敢胡说小心你的小命。”

     朱允炆对着郑洽摆了摆手,郑洽看到朱允炆让自己退下忙退到了一边,朱允炆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对金彪道:“你就放心吧,我等在这里产生的花销不会少了你的。”

     金彪一听朱允炆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刚才还是一脸横肉的肥脸转眼之间变成了一束花,指着茶壶说道:“你们这茶喝完了吧!”

     朱允炆看了看茶壶道:“喝的差不多了,怎么了?”

     金彪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把茶钱先付了吧!十文钱,拿来吧!”

     郑洽听到金彪要茶钱,顿时又压不住自己的怒火,指着金彪道:“你这浑人,今日要不是我等救你家娘子,你家娘子早就被恶人给害了,你不说句谢谢也就罢了,喝你家一壶茶还要钱,你还要不要脸?”

     金彪不以为然的看了看郑洽道:“少废话,我改主意了,二十文钱。”

     程济道:“我说你,一斤茶叶才多少钱,你一下子要二十文。”

     “你们既然喝了就要交钱,没钱别喝,真是霉头,碰到一伙要饭的,这臭婆娘,也不看看是什么人就敢往家里带。晦气,别跟我废话,赶紧拿钱来。”金彪的脸又变的阴沉。

     朱允炆摇摇头对程济说:“你给他二十文吧!”

     程济忙从怀里掏出了二十文钱给了金彪,金彪拿着钱高兴的不得了,一边往怀里塞着钱,一边笑着说道:“既然交钱了,那各位慢慢喝,我还有事,我就出去了。”

     金彪说完就往外跑,正好这时陈翠莲也进门,两个人撞到了一块,陈翠莲一把拉住金彪道:“你个混蛋,又干什么去?”

     陈翠莲拉着金彪走到朱允炆面前对金彪道:“这时我的救命恩人,你可要好好谢过他们。”

     金彪心不在焉的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好好做饭吧,别等我回来了。”

     陈翠莲不好意思的对朱允炆道:“恩人,只是我的丈夫金彪,他一个粗人,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朱允炆只是看了看金彪没再说什么话,金彪拉着陈翠莲道:“你出来一下,我有事告诉你。”

     “有啥事说不就是了,你拉我干什么。”陈翠莲边说边跟着金彪走出了房门,来到了院子中。

     金彪小心的往屋内看了看然后小声对陈翠莲说道:“这伙人你从哪里带回来的,看他们的样子可不是一般的老百姓,刚才我跟他们茶钱,他们一下子给了我二十文。”

     金彪说完拿出了钱在陈翠莲的面前显摆了一下,陈翠莲笑道:“今天我去县城,不小心被县老爷的公子碰到了,非要拉我去客栈喝酒,幸好他们救了我。”

     金彪笑道:“我看这几个人甚是有钱,我看我们要好好的在他们身上捞一笔。”

     陈翠莲笑道:“可不是,他们让我去买酒肉,一下子给了我几两银子,都够我买头猪的了。”

     金彪想了一会道:“我听说有人打伤了县老爷的公子,县里发出通告来重金悬赏捉拿贼人,难道就是这几个人?”

     “可不是啊,这伙人的武功可厉害了,一个人能打他们好几个呢。”陈翠莲说道。

     金彪若有所思,许久说道:“我看我们先把他们身上的钱都要过来,然后把他们送到官府,我们还有赏钱可拿,你看怎么样?”

     陈翠莲望了望屋内踢了金彪一脚道:“小点声,别让他们听见了,你一会去药铺买点迷药回来,我给他们在放在酒里,把他们迷晕之后我们再把他们的钱给收了,然后明天你在去县衙去告状。”

     金彪搓了搓手道:“好来,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赶紧的去做菜吧。”

     说完金彪匆匆出了家门,陈翠莲则走进了柴房烧火做起饭来,就在他们两人走后有个人鬼鬼祟祟的跑进了屋内。

     金彪出家之后来到了赌场,把钱再次输光之后垂头丧气的从赌场中走了出来,站在门口骂道:“这群龟孙子,等明日我有了钱,我必要把输得钱都赢回来。”

     突然金彪想起买迷药的事情,可是现在手里已经没有钱了,这可如何是好,金彪硬着头来到了药铺,可是药铺掌柜的不同意赊账,金彪之后失落而去。

     回到家后,陈翠莲在柴房做着菜,见金彪锤头丧气的走了回来忙道:“迷药买回来了吗?”

     金彪叹了口气道:“这不是今天运气不好,买药的钱都输了,没买到药。”

     陈翠莲一听金彪没有买到药过来揪住金彪的耳朵道:“你这狗东西,能干什么,这伙人明天就要走了,今天不下手明天就没机会了。”

     金彪耷拉着脑袋说道:“那可怎么办?难道今天就放过他们?”

     金翠莲咬了咬咬牙道:“这送到嘴巴的鸭子怎么能说放走就放走了呢,老娘我跟了你那么多年,何时过几天好日子。”

     金彪坐在地上不说话,就在这时朱允炆身边的一个侍卫走出房来说道:“我说陈夫人,你快点做饭啊,我家主子都饿了。”

     陈翠莲满脸赔笑的说道:“好,好好,一会就好,告诉恩公不要着急,这肉啊煮的时间越长越香,等会我就给你们端过去。”

     “那快点啊,大家都饿了。”说完侍卫就回到了屋内。

     金彪看了看房内道:“这怎么办啊,看来这个到嘴巴的鸭子就要飞走了。”

     “有了。”陈翠莲兴奋的说道,说完之后在柴房的缝隙中找到了一个黄色的纸包拿了出来。

     金彪疑惑的看着纸包问道:“这是什么?”

     陈翠莲笑着说道:“这是前段时间家里闹老鼠,我在药铺买的砒霜,没有用完,我看咱们直接把他们毒死,然后埋了算了。”

     金彪疑惑道:“那我们还去县衙告状吗?”

     陈翠莲用手敲着金彪的脑袋道:“你敢去吗?我看我们就要他们身上的钱就行了,再说要是我们去县衙告状,那县老爷的公子再认出我来,咱们不就亏大了吗?”

     金彪笑道:“还是娘子有办法,那么快点吧。”

     说罢,陈翠莲打开了纸包,将纸包里的砒霜尽数倒入了酒坛之中,然后抱起酒坛使劲摇晃了几下。

     陈翠莲端着饭菜来到了房间里,对众人道:“乡下没啥好吃的,我做了几个小菜,不好吃大家别见怪啊!”

     说着,陈翠莲给众人倒满了酒后道:“恩人赶紧吃,这么晚了想必应该都饿了,我先出去了。”

     说完陈翠莲就往屋外走去,朱允炆对陈翠莲道:“你跟你丈夫要不也一起来吃?”

     陈翠莲忙说道:“不了不了,我跟金彪吃过了,再说我们都是乡野之人,怎么能跟各位一起吃饭。”

     说完陈翠莲走出了屋子,顺手把门给关上了。关上门之后,陈翠莲与金彪透过门缝看着屋里众人吃肉喝酒,两个人笑的十分的诡异。

     不一会,就听到了屋内众人纷纷倒地的声音,金彪高兴地对陈翠莲道:“时机到了,我们动手吧!”

     陈翠莲拉着金彪道:“急什么,等一会看看。”

     两个人在屋外等了一会,看到屋里再也没有动静了,两个人一把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金彪每个人踹了一脚,发现众人都没有反应,金彪大笑道:“哈哈哈,这些人的钱以后可都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