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众人相聚神乐观
    众人保护着朱允炆出了聚宝门后趁着夜色匆忙赶往神乐观,神乐观乃聚宝门之南的一座寺庙,由于众人担心被燕王发现,故一路之上尽走小路,虽然小路崎岖难行,可一行人依旧快速前行。

     随着时间推移,朱允炆离应天府也是越来越远,但是往北望去,应天府皇宫的大火依旧跳跃在皇城之上。

     朱允炆边走边道:“这神乐观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程济道:“应该是快了,还请陛下多忍耐一会。”

     说完之后朱允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继续走着,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众人在偏南方看到了灯火,不时还有诵经的声音,郑洽高兴的对朱允炆道:“陛下,想必前方就是神乐观。”

     朱允炆叹了口气道:“终于快到了,大家再坚持一下,赶快赶到神乐观,不知道皇后与皇儿到了没有。”

     程济望了望远处的灯火道:“此时已经入夜,按说寺庙的和尚应该歇息了,但是此时寺庙却有灯火,且有和尚念佛的声音,我想应该是皇后与皇子已经到了神乐观。”

     朱允炆听后心里十分的高兴,心想自己已经逃出来了,皇后跟皇子若是已经到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想着到此处,朱允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众人来到了神乐观门前,只见庙门前高悬着灯笼,寺内也是灯火通明,庙内传出阵阵诵经之声,朱允炆对郑洽道:“郑洽,你去庙内去通报一声,就说我等前来借宿。”

     郑洽领命之后走进了庙宇,正好碰到一个小和尚,郑洽对小和尚道:“小师傅,你家方丈在吗?”

     小和尚道:“我家方丈正在大雄宝殿诵经,不知道施主有何贵干?”

     郑洽道:“奥,我们是路经此地的客商,这不是天色已晚,故想在此借宿,还望小师傅通报此处方丈。”

     小和尚笑道:“施主请稍后片刻,我这就去告知我家方丈。”

     说完小和尚跑进了大雄宝殿,不一会小和尚跟一位白发僧人走了出来,两人来到郑洽面前,老僧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要借宿?”

     郑洽道:“正是正是,还请大师收留。”

     老僧笑道:“施主哪里话,敢问施主就你一人?”

     郑洽道:“我还有几个同行之人,正在庙门外等待。”

     僧僧道:“那还不赶快请进庙里来。”

     说罢老僧与郑洽来到了庙门前,见到了朱允炆,老僧看着朱允炆道:“诸位赶快进庙来。”

     说罢,老僧领着朱允炆等人走进了庙内,对小和尚道:“快打开西厢房,让各位施主前去歇息。”

     小和尚应下后赶紧跑到了西房门口打开了房门,老僧请道:“各位施主请进。”

     于是朱允炆带着众人跟着老僧进了西房,进房之后老僧一下子关上了房门,郑洽一看,心想难道此处有危险,忙手握刀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老僧,朱允炆也是心中一惊。

     老僧关上房门之后,走向朱允炆,跪倒于地道:“老僧恭迎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僧跪地高呼万岁,弄得朱允炆一时摸不着头脑,心想此人是怎么知道我乃是皇帝?一时困惑不已,但又恐其中有诈,忙道:“小僧乃是出家之人,怎能是万岁呢?”

     老僧道:“陛下不必隐瞒,我等陛下已经多时,不想陛下现在才到。”

     程济道:“敢问方丈法名?”

     老僧跪道:“老僧法名普惠,俗家名为王升。”

     程济又问道:“方丈怎知此人乃陛下?”

     王升道:“我朝太祖皇帝在登朝称帝之前,曾为僧人,我乃太祖皇帝故人,后太祖皇帝于驾崩之前传话于我道,要我为神乐观方丈,以待陛下危难之时可救陛下,我今日听闻燕王进宫,后又见皇宫之处火光冲天,故知陛下危难矣,故命人在寺内点灯,以防陛下前来一时走错了地方,今见几位携着一僧人到此,故得知此人乃当今陛下。”

     朱允炆闻言暗暗点头,后道:“方丈说的不假,我乃大明建文皇帝是也,今日蒙难,故化妆为僧人逃出皇宫,后又按太祖皇帝遗旨来到此处。”

     王升道:“陛下到此可安心矣,此处定可保陛下无恙。”

     朱允炆环顾四周后问道:“方丈,今日可有他人来到此地?”

     王升思索片刻道:“陛下,今日无人到此,不知陛下所问何人?”

     朱允炆闻后闭上眼睛不断摇头叹息,自言自语道:“皇后与皇儿凶多吉少啊!”

     程济忙上前道:“陛下,尽可宽心,白日人多眼杂,皇后与皇子必是不敢前行,陛下不妨稍等,皇后必到。”

     王升闻言道:“陛下说皇后也要驾临神乐观?”

     朱允炆点点头回应王升,王升忙道:“陛下尽管放心,我这就派人前往庙门前等候,还请陛下先休息片刻。”

     王升说罢走出房外,顺手关上了房门,郑洽对朱允炆道:“陛下,这房间里有床铺,陛下不如休息一会,我们连续赶路,陛下也要保重身体。”

     朱允炆道:“那好吧,你等也休息一会。”

     朱允炆走到床铺前脱掉了架势,躺倒了床上,程济忙把被子盖在朱允炆的身上,朱允炆赶路赶得十分疲惫,躺倒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众人看到朱允炆睡着了,也就地而坐,靠着墙睡了起来。

     不知大家睡了多久,郑洽在睡梦之中忽听到房外有声音忙站起身来贴着房门听着,只听到门外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之后,一个女声道:“陛下已经来了吗?”

     后又听到王升的声音道:“陛下正在西房休息。”

     随后门外的人开始往西房走来,郑洽此时想到必是皇后来了,忙走到床前对朱允炆道:“陛下,皇后娘娘她们来了。”

     朱允炆正睡着香,听到郑洽说皇后来了,忙坐起身来道:“快,快扶我起来。”

     郑洽忙把朱允炆扶了起来,此时,屋里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王升在门外喊着:“有贵客来。”

     朱允炆道:“快请进来。”

     房门一下子被打开了,只见马皇后与皇长子朱文奎还有杨应能叶希贤走了进来,身边还有少监王钺与数名侍卫。朱允炆看到马皇后心里十分的激动,对马皇后道:“皇后一路劳苦,赶快进来。”

     马皇后与众人走进房内,一下子跪倒于地哭了起来,马皇后哭道:“叩见陛下。”说罢对着朱允炆叩头。

     朱允炆忙走上前去扶起了马皇后道:“好了,好了,这里不是皇宫,不必再行大礼了。”

     朱允炆说罢朝众人看去,看了一圈后发现,人群之中不见次子朱文圭的身影,忙对皇后道:“皇后,怎么不见圭儿。”

     马皇后听到朱允炆问起了朱文圭,有放声的哭了起来,只见少监王钺一下跪倒于地道:“臣最该万死,臣没有保护好二皇子,在逃跑的路上二皇子朱文圭被燕王发现后抓起来了!”

     朱允炆闻言大怒道:“什么?圭儿被燕王抓走了?”

     王钺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对朱允炆道:“陛下,我等从御沟出来之后,就碰到了燕王的军队,于是我们拼命的奔跑,想摆脱燕王的军队,可是就在逃跑的时候,二皇子不幸摔倒,然后被燕王的军队所擒,臣为了保护皇后与皇长子,不敢停留,所以…所以….臣罪该万死,还请陛下责罚。”

     朱允炆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对郑洽道:“郑洽,把此人拉出去斩了。”

     程济听到朱允炆要杀王钺,忙跪地道:“陛下,王公公不辞劳苦,保皇后与长子跑了出来,已经是十分不易,还望陛下饶恕。”

     皇后也走向前来道:“陛下,这件事不怪王公公,要不是王公公,莫说是圭儿,就连我们娘俩也要落到燕王的手里,还望陛下原谅王公公。”

     杨应能与叶希贤也跪倒于地道:“望陛下开恩。”

     王升看到众人都为王钺求情,忙说道:“陛下,我看燕王就算是抓了皇子朱文圭也不会将皇子杀掉的,还请陛下宽心。”

     朱允炆坐到了床边道:“方丈此话怎讲?”

     王升道:“当今燕王以勤王的名义起兵造反,实质上是为了大明江山的皇位,既然燕王以勤王的名义进宫,就算是坐上了皇位,他绝对会为了堵住天下人的嘴巴不让他人说他谋权错位而善待二皇子的,所以还请陛下宽心就是。”

     朱允炆点了点头道:“方丈说的有道理,王钺,你起来吧,刚才我有些心急了。”

     王钺忙趴在地上不停的叩头谢朱允炆不杀之恩后忙站了起来。

     朱允炆看着屋里二十多人,一时间苦恼不已,心想以后的生活可怎么过啊,难道自己要在这里做一辈子和尚吗?

     王升看着朱允炆一脸的愁容对朱允炆道:“陛下,不知道你为何发愁?”

     朱允炆抬头望了望王升道:“方丈果然好眼力,能看出我正在犯愁。”

     王升笑道:“陛下莫非是为了如何安排众人而犯愁?”

     朱允炆点了点头,王升则大笑不已道:“陛下,你可知寺庙的事情?”

     朱允炆道:“我不知,还请大师明示。”

     王升道:“我等在此出家为僧,但是也颇有田地庄园,虽然比不上皇宫,但是安排下众人不再话下。陛下莫要为众人犯愁,一切事情交与我来处理。”

     朱允炆道:“那还请方丈安排。”

     王升道:“陛下与皇后早些休息吧,我这就安排众人住下。”

     说罢,王升带着众人离开了西房,郑洽不放心朱允炆,故安排手下轮流守在西房门口,以保朱允炆与马皇后的安全,其他众人皆前往他处住下。